浮荇

站在曙光之下 真心的许愿望

[瑜乔]最近小乔都不出来欢迎我回家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王者农药同人
·重度ooc
·小乔应该还好但是我真的没怎么玩过嘟嘟_ノ乙(、ン、)_
·时隔多年再写BG,烂俗小言情套路请忽视_ノ乙(、ン、)_
·欢迎纠错

最近吴地大都督周瑜先生非常的郁闷,不是因为李白又用他的造型开嘲讽或者是韩信又偷了小乔的扇子。
而是因为,
最近自己回家的时候小乔都不会跑过来抱住周瑜然后用天籁般甜美的嗓音乖巧地对周瑜说“欢迎回家”了。
对此,王者峡谷众英雄表示:喜闻乐见。
周瑜表示委屈。
于是他向刘备询问“妻子不再温柔地对待丈夫是为什么”这个问题。
很不幸,得到了“这不是正常的嘛,虽然不温柔但她还是很可爱哦。”这样的回答。
哦。
“突然觉得问高渐离和吕布也没什么用。”这么想着的周瑜大都督,今天依旧苦恼着。

但很快——他就发现小乔最近似乎跟孙尚香出去的日子越来越多了。
而且小乔最近总是试图把扇子丢出子弹飞出的速度。
小乔好像很喜欢跑一截路之后突然跳大一步然后出其不意的甩敌方一脸扇子。
小乔……
要努力成为一个射手???
……
于是忍受着小乔诡异状态的都督,趁着某一天小乔在和孙尚香外出之后回来的时候,搞了个突击。

然后。
恭喜玩家【周瑜】发现一只【在偷穿自己衣服的小乔】。
哎呀?
“不可以随便进入女孩子的房间啊!”小乔很明显吓了一跳,差点拿起扇子准备扔过去,不过还好在看清周瑜的一瞬间成功制止了这一惨剧的发生。
……

然后……
“什么嘛!如果周瑜大人在意小乔的话,直接问就好了啊!”小乔还在生气,气鼓鼓的样子却在周瑜的眼里显得俏皮可爱,如果小乔不拿着扇子打自己的腿就好了。
“小乔会努力变强的!”
突然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周瑜愣了愣,眼神从地面离开,正好对上了小乔充满坚定的双眸。
“我会和周瑜大人并肩作战的,而不是躲在周瑜大人身后寻求周瑜大人的保护。”
“当然了,最近忘了那件事是我的错。”
小乔抱住了周瑜的双肩。
“欢迎回家,周瑜大人!”
—FIN—

[孔有]某一年的魔王陛下的生日

·7.29涉谷有利生日快乐
·即使坑冷我也认了
·人名我到现在也记不全
·前方OOC预警
·欢迎纠错
·不要问为什么穿到别的地方去了,而且次男也跟着过去了,剧情需要

今天是真魔国第二十七代魔王涉谷有利原宿不利的生日……不对,从原开始的四个字可以省略。
距离帮助村田健摆脱混混于是在有利不太愿意诉说的情况下穿越的那一天已经过了很久了,虽然记不清反正就是很久了——反正不知不觉之间就带了有利的生日。
虽然作为前任魔王的洁莉小姐极力挽留有利在真魔国庆祝生日,不过有利还是婉拒了,以“想念父母”的理由。
理由是真的,但是——
似乎、有利暂时见不到父母了。
“……孔拉德,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美国啊?”
“陛……有利,大概是乌露莉凯的魔术出了差错吧。”
“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
有利站在路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直接出现在路边,虽然从路人的反应来看他们似乎并不惊讶于路边突然出现两个大活人,虽然他对“孔拉德跟着穿越”这个现象非常惊奇,但是目前的情况是——
为什么会直接跑到美国啊???
“看这个情况,我们大概是不能回到日本了。”孔拉德一如既往地泰然自若,他甚至对自己也跟着来到“异世界”的情况也不惊讶,他抓起有利的手向前走去,“那么走吧。”
“等等等等——去哪?”
“去给您过生日啊。”走在前面的孔拉德回过头,又摆出了那副女孩子一看就会小鹿乱撞的灿烂的笑脸。
boom——
完全不知道是从谁那里发出来的声音呢。
“那么先是我的生日礼物。”
“生日快乐,有利。”
“我喜欢您。”
“和茱莉亚无关。”
“……”
“那么——我能不能得到回应呢。”
“……什么啊,只有这个吗……”
“说的也是呢。”
在阳光的照耀下,浅咖啡发色的高大男子在拥有纯黑眼眸、纯黑发色的男生的额头上落下了轻轻的吻。
—FIN—
完全不适合做小甜饼,我放弃了。

[响满]梦中的圆满结局

·梗源自BE三十题
·满被响也追杀且死亡的前提
·虽然是响满其实也是响翔双子的交换梗到底能不能好好定tag了啊
·……其实算是两位都死亡
·响也→满
·欢迎指出bug和纠错_ノ乙(、ン、)_

如果满知道了我这么做的动机的话,会怎么样呢?
速水响也背对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动作轻柔地将黑发少年的躯体放在陈旧的木质地板上,意料之中的听见了腐朽的地板发出嘶哑的响声。
会觉得恶心吧?嘛,不过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满大概会躲开我吧?这么来说,这样做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啊——
至少这样,满就会永远陪伴着我了啊。
速水响也似乎很满意自己得到的结论,嘴角也非常配合主人的心情,微微扬起来宣示胜利。少年冰冷的脸庞被朦胧的月光照耀着似乎柔和了许多,至少在响也的眼中是这么认为的。
“明明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在注意满了啊,结果满丝毫没有察觉,在这方面意外的迟钝啊满,不过也算是满的可爱之处吧。”
响也仔细端量着那把镶嵌着黑水晶的十字剑,上面依旧沾染着速水响也爱慕之人——或许应该换个说法,换一个响也比较喜欢的说法——速水响也的爱人神崎满的血液,在冰冷而锐利的剑尖上散发着温暖且甜蜜的气息。
“明明我们那么相似啊。”
速水响也用手指温柔地划过神崎满的脸庞,少年的脸庞已经冰冷,即使再深入的触碰也无法感受到一丝温度,但是响也似乎很开心,捧起了少年的头,像所有对公主宣誓的王子一样,虔诚地在满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当然,即使响也是王子殿下,满也不会像公主一样于黑暗之中苏醒,他像一个布娃娃,安静地受人摆布。
“满也是个傻瓜呢,明明身处于光明的影子之中,还贪恋着光明所给予的温暖。”
“明明我们可以互相给予的东西,为什么一定要向他人索取?”
“不过没关系——现在,在这座洋馆里,只剩下了我们了。”
“不会有任何人妨碍我们。”
“即使是无法告知他人的事情,完全告诉我也没关系。”
“因为,我们可是恋人啊?”
月光下,速水响也轻声诉说着什么,同时抱紧了怀中已经冰冷的少年。
——那么……接下来,在门外的那位黑色长发的小姐,会做些什么呢?
—FIN—